秀菁和明祥是一對結婚剛滿一年的年輕夫妻,男的高大帥氣,女的甜美可愛,一點也無法聯想他們究竟會有什麼樣的性困擾。

「請幫忙看一下我先生的陰莖是不是有什麼異常......」秀菁來到診間,第一件事就是希望我幫她這個忙。

「是有什麼問題嗎?」我問。

「是這樣的,我先生的陰莖好像包住了,從我們認識以來就退不下來。」老婆一臉焦急的說。

「這問題應該去找泌尿科醫師呀!」我也忍不住好奇起來。

「明祥就是不願意去,好不容易說服他到這兒來,我想就順便看一下。」

「所以還有其他的問題囉?」我問。

「對,除此之外我們還有一個無法啓口的問題......」秀菁下意識的瞄了我的助理一眼。

「請說。」我並沒有要助理迴避。

「明祥...有一個很大的問題,他不能像一般人一樣......性生活。」

「那他是如何?」看到秀菁吞吞吐吐的樣子,我補上一句「性福門診從不討論人的道德與價值觀,有任何問題都可以直說,我們都能理解。」

「我老公他……戀手套」

「可以說的更仔細一些嗎?」我非常好奇,但不意外。

「從我認識明祥的時候,他就對手套特別有感覺,尤其是白手套。我第一次發現他有這個情形是某年冬天我們去台東渡假,當時很冷,我一路上都戴著毛帽,當然也戴著手套,於是我先生,喔,那時還是男友,整路都很興奮,我們也玩的很開心。到了晚上住進飯店,我要脫手套,他要我先別脫,直接先來一下,結果他異常的開心,從此以後只要他想要,我們就會帶手套做愛。」

「那現在你們的問題到底是什麼?我似乎還聽不明白。」我繼續問。

「婚前,我的家庭很保守,是絕不允許我們婚前性行為的,所以,我覺得這樣還蠻好的;但是婚後,我發現他無法外露他的陰莖,這點讓我不知如何是好?」

「難道妳婚前並不知道?」我順著老婆的視線瞄了坐在一旁、從頭到尾都沒有聲音的明祥一眼,好奇的問。

「婚前我們所謂的做愛,就是把我的手放在他穿著褲子的陰莖外,他趴著一直磨蹭我的手直到射精為止。」秀菁一臉尷尬。

「然後呢?」

「婚後我要求他一定要脫下來給我看,這時我才真正的發現它的廬山真面目...」

「所以,妳的問題有幾個,一是無法正常的性生活讓你們很挫折,二是生育的問題,對不對?」我瞄了一眼他們的基本資料,35歲,兩個人同齡。

「對。」老婆點點頭。

「我想先看看老公的陰莖。」我示意要明祥脫下褲子讓我診視一下。

「是包皮過長沒錯,你曾經將包皮完全褪下過嗎?」我問明祥。

「有,但次數很少,大概就2次吧。」

「2次,」我疑惑的問「那是什麼情況下?」

「第一次是它不小心勃起,我繼續弄它,結果它完全跑出來,我嚇到,趕快弄小。另一次是晨勃的時候發生的。」

「所以你幾乎沒有讓它在有意識的狀況下外露、甚至去享受它?」

「我不敢,會痛....」聽起來明祥似乎是被某個童年性經驗所影響。

「怎麼說?」我繼續問。

「記得小時候,大概國小三年級吧,我媽媽帶我去割包皮,我很抗拒,在醫院門口一直哭鬧,進了門診也一直不從,醫生好說歹說,我就是不肯合作,媽媽拗不過我只好帶我回家,從此我就不敢再動它了。」

原來明祥對陰莖的恐懼來自小時候的閹割焦慮,因為怕被動手術而將它刻意隱藏起來。

「那你的戀手套又是怎麼來的?」我問。

「還記得小五的時候,有一次學校辦大會,很多隊伍都會表演,我印象很深刻,有一個活動是大家都要戴手套表演很多字母排列,那時我看得津津有味,當晚回家後,不知為什麼做夢,夢中看見手套就射精了,之後,我就開始喜歡手套,尤其是白色的。」

原來明祥將「手套」與「射精」的經驗做了很深的連結。從「認知心理學」的角度看來,明祥的觀念、思想、見識及創造都受到一些不當的連結,並透過經驗(experience)和感覺經驗 (sensory experience)來傳達。若想要轉變這種連結,就需要用另一種不同的連結方式進行導入及更換。

首先,我希望明祥可以站在雙方的立場去體諒老婆的苦衷。在性事上被欺瞞而步入婚姻,對一個女人來說當然是委屈的,也許明祥並非故意這麼做,但這不是不能解決的。

第一堂課,我先給明祥上一堂心理教育,讓明祥看清楚及面對自己生理上包皮過長的問題。

「可以往上拉嗎?」在治療室,我建議明祥自己先往上拉看看。

「不行,會很痛。」明祥抗議,似乎退化回到小孩子的狀態。

「沒關係,如果不行,我們不勉強,但也要試著做看看。」我一邊鼓勵,一邊試圖幫忙他面對,過程中明祥一直哀哀叫,甚至說一摸到龜頭的地方就出現電流般刺激的反應。

「你看!是可以退下來的。」半小時後,明祥的陰莖終於順利露臉,這是他第一次見到自己的陰莖完整地顯現在他面前,可是,他不是開心而是緊張,好害怕等下會不會包不回去或是發生什麼不能控制的事。

「可以了嗎?可以包回去了嗎?」明祥一直哀求我。

「來,我們再來一次」就這樣反覆讓他練習了十來次,明祥終於開始有點適應。

我給明祥這星期的回家作業就是減敏感訓練。

訓練過程一如預期,從面對到褪下、減敏感,一直到愉悅訓練等等,就是要他面對性的過程,當然訓練過程中老婆是最大的精神支柱。

「現在情形如何?」第五堂時我問明祥。

「其實也不難,但是我卻苦了這麼多年。」明祥終於鬆了一口氣。

「還有沒有其他的進展?」我問。

「最大的收獲是,我終於可以享受被觸摸的愉悅了。被包在裡面的龜頭原來在露出時也可以是舒服的,這是我一輩子怎麼也想不到的事,原來我的害怕都是不敢面對造成的。」

「那老婆呢?」

「對於我們夫妻來說,這是婚姻美滿的鑰匙,我還在努力調整自己對插入的恐懼呢!」秀菁笑著說。原來秀菁的初次目前還是完整的。

我相信接下來插入式的性愛練習,在課程結束後已經不再會是難以面對的問題了。

性慾倒錯(paraphilia),或稱性反常(sexual perversion)、性心理異常(psychosexual disorder)、性變態(sexual deviation)、特殊性癖好等一系列心理衛生名詞,指的是某些人對多數人不產生性慾的事物或情況產生性渴望。這些名詞通常會讓人產生負面意涵,尤其這種性渴望可能妨礙個體進行帶有感情互動的「正常」性行為的能力。雖然現代行為心理學傾向於相信這些曾經被定義為性慾倒錯的性愛行動(如自慰、戀足、戀手套、同性戀等)是無害的,但一般大眾依然很難理解爲什麼有一些人會對多數人來説沒有作用的事物產生性衝動。如果這樣的「性趣」不會影響婚姻或伴侶關係,實無需要特別就醫,相反的,如果已經影響雙方的感情,為了您和伴侶,都應尋求積極管道的協助才是王道。

initpintu_副本

    全站熱搜

    薇珍妮的情慾世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