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今年五月結婚,婚後很少有真正的性生活,半年下來用一隻手就數得出來。每次要進去前,我都要花很多時間挑逗他,這個時候他很硬,我也很期待,但是要進去時他就軟掉了,這樣試了幾次,大家心裡都不舒服。有時勉強塞進去了,但就像一團棉花似的,妳說我怎麼會有感覺?」婉婷一走進診間,就一股腦地跟我訴苦。

啟明坐在一旁,兩眼空洞,不知道該怎麼辦。我看出他的焦慮,要婉婷先到外面等我一下,我想和啟明單獨談談。

「請問做愛過程中,有發生什麼事嗎?」

「我也不是很清楚。她是我第一個女朋友,我很愛她,但是我對性真的一點都不懂。我從17歲就開始自慰,是不是因為這樣才會不舉?」

「意思是說,你自己也感覺它不太硬?」

「對,我還有一件事不敢和婉婷說......其實我有一點早洩。」

「是如何的早洩?」我問,感覺事情不像婉婷說的單純。

「就是第一次和婉婷一起時,應該是緊張吧,我在洞口就射出來了,那時好尷尬,從那之後,要進去前我都會好緊張,擔心一下子就射出來,因此,我就會盡量讓它刺激少一點。」

「於是你就故意轉移注意力?」

「我想是的.... 」

我讓啟明暫時迴避一下,請婉婷再度進入診間。

「請問做愛過程中,有發生什麼事嗎?」我依然問婉婷同一個問題。

「老師,和您老實說,我之前結過一次婚。談戀愛時,我並不怎麼喜歡啟明,雖然也談了一年,但見面就是吃個飯聊聊天,從沒想過要結婚,是因為我媽說,既然你前任老公花心在外面有女人,這次妳就嫁個老實點的。我雖然感覺啟明不是很合我的性格,但人的確老實,因此就決定和他結婚。」

「我們婚後才真正進入性生活,結果他卻硬不起來,試了半年,真的是全國都找遍了,就是吃藥、手術兩種方法。醫生說要啟明先做陰莖神經和血管的檢查來確定是不是生理問題。」婉婷嘆了一口氣繼續說,「其實根本不需要檢查,我早就知道啟明是心理問題,我是曾經結過婚的,這種還沒進去前是硬的,要進去時卻是軟的,一定是心理問題,但怎麼治療,卻沒有人能告訴我......」婉婷眨了眨眼,她眼裡泛著淚光。

「前幾天我把這情形告訴我爸媽,他們說我的命怎麼這麼苦,前任老公外遇、現任老公陽痿,我的命運怎麼這麼悲哀......」婉婷頓了頓,強自打起精神問我:「對了,啟明有攝護腺炎,這會影響性能力嗎?」

攝護腺炎和性功能障礙是兩回事,攝護腺炎通常是由泌尿道感染而引起的,常見的病原菌有大腸桿菌、腸球菌等,非細菌性攝護腺炎可能和披衣菌感染有關,感染途徑有上行性泌尿道感染、感染尿液逆流進入攝護腺小管、淋巴或血行感染;而男性性功能障礙是指男性在性慾、陰莖勃起、性交、性高潮、射精等性活動中的任一或整個階段發生異常,最常見的是陰莖勃起和射精異常,引起男性性功能障礙的原因大致上可分為功能性和器質性性功能障礙兩大類,前者占性功能障礙的絕大多數,而後者頗為少見。

治療過程中,我發現啟明的性功能狀況並不差,每次在關鍵時刻會軟掉的最大原因是,他心底害怕硬起來的下一步「射精」。說到底,陽痿的問題在於害怕早洩,因此,「早洩」才是目前最需要處理的問題。

我告訴啟明「不要擔心,做愛不是考試,做愛中會發生很多糗事,也會有很多美好的事,重要的是你要面對所有發生的事。」經過一個多月的輔導,很快地早洩的問題就不存在了,但啟明面對婉婷時,還是會不自主的疲軟下去。

「你到底還在擔心什麼?是身體還是人?」

「我怕面對赤裸裸的身體,老實說,到目前為止,我還是不太敢開燈清楚看婉婷的身體,感覺很奇怪...... 」

「為什麼?」

「因為我從小就很少和異性相處,婉婷可以說是我這輩子第一個交往的女性,我對她的身體雖然非常嚮往,但是就是會不自主的發抖,全身緊繃......」說話的同時,我又見到啟明的手在發抖。

情緒上的親密是包含能自由自在的展現自己和接受他人,這也有助於夫妻在性生活緊密地結合。啟明和婉婷兩人在婚前就不夠熟悉,婚後對婉婷強烈的情慾,反而讓啟明陷入另一種更不自主的焦慮,這樣的焦慮不論是造成早洩或是陽痿,都是可以理解的。

課程結束前,我交代給啟明的功課就是,自在地面對裸體,不用擔心會有不能控制的狀況,或是自尊心的問題,克服焦慮就是一次次的面對。

結語

經過二個多月的治療,才發現啟明真正的問題潛藏在陽痿和早洩之下,他心底害怕面對異性,才會對性行為產生焦慮。

治療性功能障礙,絕對不能從表面的病症做評斷。一位專業的性治療師應該敏銳而深入地看待障礙背後所隱藏的問題,而性治療也不能單看見一個人所處的狀態,而要考慮到與配偶和其生長家庭的相互關係。關係的發展應該在一個安全、相互信任的環境下進行,重視彼此親密的感覺和擁有自發性的性愉悅,並且能以正面自在的態度面對性,才能根本地解決性障礙。

initpintu_副本

    全站熱搜

    薇珍妮的情慾世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