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請開給我「做愛證明書」吧!
娟娟是一位35歲左右的女性個案,她第一次走進治療室時,老公建原是尾隨在她後面的。還記得娟娟第一句話劈頭就問「我的病你保證能治好嗎?要多久時間?還有,我老公有陽萎,舉不起來了,這裡有藥可以吃嗎?或者你們可以連他一起看?」

從事性治療這麼多年,說真的,我很少聽到這麼直白地說自己老公有性功能障礙的......但這件事我雖然內心有底,卻也不方便在建原面前問得太清楚,只能說我們先盡力解決娟娟的問題再說。

娟娟說:「我生長在一個保守的家庭,從小的教育就是不准有婚前性行為,一直到婚後我們才開始試,試了好多次,試到兩人都不歡而散。我們結婚都已經3年了,卻從來沒有做過愛。他知道我婚前就很不喜歡這件事,覺得噁心、齷齪,也沒敢勉強我。婚後,我想再怎麼不喜歡、再怎麼怕痛,也要生個小孩吧!有幾次硬要試試,但真的一點辦法也沒有。」

陰道痙攣依嚴重程度可分為四種級別[1]:第一級:患者在性交前產生骨盆底痙攣;第二級,主要是來自骨盆的持續性痙攣收縮;一、二級症狀通常可通過安撫控制疼痛來緩解,因此,可以說大部分有性交疼痛的患者都屬於較輕型的陰道痙攣。第三級的患者通常會在性交前抬高臀部以拒絕進入;第四級為最嚴重的痙攣級別,患者會在企圖性交前提臀、迴避,內心有強烈的恐懼與排斥,甚至貼緊雙腿以避免進入。三、四級症狀的患者無法經由安撫控制來幫忙,應盡速尋求有經驗的專業人員協助才可能治癒。

對性的恐懼,起源於兒時創傷

在治療中,我們發現娟娟是陰道痙攣中最嚴重的第四級,對要接近大腿內側的任何東西都感覺害怕,不自主夾緊雙腿,甚至用手將治療師的器具撥開。看到A片會覺得噁心並有想吐的衝動。娟娟認為性是一種折磨,她媽媽就是最好的例子。當年因為懷了娟娟,不得不和爸爸結婚,婚後只要爸爸有性需要,媽媽就一定要服從,因此媽媽從小就教育她,一定要確定結婚後才能行房。[2]

還有,娟娟很怕痛,恐懼是她內心最大的惡魔。我請娟娟回家用鏡子仔細觀察自己的性器官,包括陰道、尿道、陰蒂、大小陰唇等等,認清這些器官的確切位置,就不用太過擔心會在性行為中發生插錯洞的疑慮。

經過兩星期的治療,娟娟開心的表示自己現在已經痊癒了,可以進入直徑2.5公分左右的性治療器具。課程結束的那天,娟娟希望我能開一張證明給她,證明她已經是個可以被進入的女人,我心裡雖然覺得奇怪,卻沒有說出口。

沒想到一個月後,娟娟又再度回到我的中心,這次求治的目的是希望為建原進行男性的性功能治療。這一個月來,他們不斷地想嘗試做愛,但建原總是舉不起來......也就是說,到目前為止他們還是無法完成進入這件事,娟娟想知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她好了,建原卻還是不行?

喚不回老公對做愛的信心

我和建原經過了三個月的相處及會談後,很不幸的,他們的婚姻還是宣告離婚收場。

原因是建原對老婆的心理壓力已經大到生理無法承受的地步了。建原說,當初他們會在一起是因為娟娟很有主見,不論是事業企圖心及外型都是他喜歡的,加上她強烈的表示不要婚前性行為,建原認為這是一種忠貞的表現,對性有一種使命感,所以兩人就結婚了。

豈料,婚後才發現娟娟動不動就發脾氣,不管他做什麼都得擔心老婆不滿意,無論她做錯做對都是他要道歉。我希望建原找娟娟一起來會談,他卻說什麼都不肯答應。

言談中,我發現只要談到跟娟娟有關的事,建原就會神情緊張,眼神亂飄;說到面對娟娟的性邀約時,他是真的很害怕,除了之前無法順利進入造成的陰影之外,還有近來對硬度不滿意時,娟娟看不起他的眼神......他是真的不願意再和娟娟有性生活了。有時娟娟不死心,硬是強勢的刺激挑逗它,然而愈是刺激,陰莖就愈不聽使喚,即使那晚吃了威而鋼也一樣。身為治療師,我只能勸他再找時間和老婆談,但他總說還在找時間而不了了之。

結語

這個個案的治療我花了很長的時間。還記得最後一次見面時,建原才脫口而出,原來他早在去年就已經在外面有情人了,在情人那,他沒有任何的不正常。所謂「找時間談」,其實只是找時間談離婚罷了。

性慾的頭號殺手是「親密要脅」。親密要脅是一種命令,包括明示及暗示對方,如果不服從就會慘遭不悅的後果。建原和娟娟沒有再回來我的診間,我也沒有再打聽他們的消息,我知道,單純的陰道痙攣應該不會導致後續離婚這件事,但若以親密要脅對方就會,這也是容易理解的。若雙方無法以正向的態度溝通,坐下來好好談,一昧只想從功能面去著手,簡直是緣木求魚,毫無意義,做再多都無法喚回一個美滿婚姻的未來


優質影片觀賞---http://happy.okavdvd.com

    全站熱搜

    薇珍妮的情慾世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